终究,还是分头走

    早起不早,匆忙的上厕所,洗漱,抹一脸大宝,然后急急的抽出一本书就向食堂奔去,一杯粥,一个鸡蛋,来不及结账就又冲向了教室。老师已经开讲了,我操,又带错书了。你看,这样的蠢蛋和青春,不再是我们。
    学校柳多,风吹过的时候枝条摇动,总是缠意绵绵。如今叶子已长的翠绿,下午炎热,阳光直射过来又被挡住,在通往教学楼路上投下一路阴凉的影子。你看,那些午睡还没醒透匆忙赶路的同学,不再是我们。
    当太阳西南偏西的时候,阳光从炙热开始变得温和,篮球场这个时候总是够渐渐聚满人群,四人一波,八人一场,汗水就顺着脖子浸透了球衣,顺着脸颊砸向了地面。半小时休息一会儿,一瓶矿泉水随即一饮而尽,通身畅快。砰砰砰…杂乱无序的篮球声远远的传遍整个球场。你看,这些鲜活声音的制造者里,不再是我们。
    当甬路上的路灯亮起,当星星布满了夜空,或许还有一轮弯月吧,抑或是个月明星稀的夜。自习室的灯亮起,图书馆也许已没有了位子。没有风的时候就打打羽毛球散散步吧,宿舍几个哥们在马路牙子上做成一排,好看的姑娘路过时,便高兴的一起讨论起关于这个夏天里好看的身材,和姑娘的裙摆。你看,这一群混蛋小流氓啊,不再是我们。
    夜深能有多深呢?凌晨十二点?凌晨一点?凌晨三点?天边的鱼肚白都开始刺破黑夜了,你怎么还没睡呢?是啊,谁不曾辗转几个夜色,谁不曾在不改清醒的时候过度清醒。夜里会摸几滴泪吗?夜里你又在思念着谁?我知道考试是不会让大学里的我们难眠的;我知道,有些心事你讲不给哥们儿也讲不给姐们儿,你只得自己嚼。我知道,校园里那些多愁的心事终究会年复一年的纠缠着那些青春的过客。你看,这些青春的过客啊,不再是我们。
    早起,午后,黄昏,夜浓,夜深。一天就这样又复一天,一年就又是一年,当初嘴里的路漫漫,如今,却终究经不起道别时回头一眼。
    回头一眼,时光匆忙追赶;回头一眼,往事纷纷沉淀;回头一眼,你怨着谁,谁带走了你的思念;回头一眼,我们彼此道珍重,却不愿提再见。
    在时间里,在经历中,我们傻笑着,哭泣着,挣扎着一层层的蜕变着。留下的,失去的,舍弃的,自己还没有得到的都积攒在了心里,成了我们不愿再讲的故事。
    时间并不教予我们成长,教予我们成长的是时间里我们我过的经历。当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的节点去回望的时候,希望的是,我们并没有太多悔恨。
    你看那些从最初土里土气年少无知的少年和丫头啊,如今已成了深思熟虑心事重重的青年和亭亭玉立美丽大方的姑娘。
    离别前,他们坐在一起,他们觥筹交错,他们还依依不舍。古人说:千杯酒,不诉离殇。然而,当酒倒满,杯子一个一个的碰在一起的时候,谁能抑制住不去感伤呢。
    你看,一个屋一起睡了四年的我们啊。
    终究,还是分头走。
免责声明:本论坛为学子自主开放的论坛,与官方没有关系,所有言论仅代表所发表人的个人观点,不能代表本论坛的观点,由此而引发一切后果均由所发表人自己负责与本站无关,如发现本论坛的内容有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或非法的地方请来电来信告之,我站将尽快删除。
广告合作联系QQ:8727-8004

Powered by Discuz! 7.0.0© 2012

GMT+8, 2016-4-20 04:05.

(鄂ICP备05008745号)